一直把他当亲人

2020-05-27 09:38

1988年,农历五月初三,大竹县下着雨,陈某和比自己大两岁的邻家小姐姐一起上学。途中,一个骑自行车的陌生男人热情地邀请陈某上车,说要载他一程。年仅5岁的他没有拒绝。没想到,自此与家人一别,竟是30年。

10月19日,陈某的爱人接到警方电话,对方称要核查其丈夫陈某的dna信息。陈某的户籍地在山东省菏泽市单县,由于是“外来人口”,他2012年调到广元工作时,广元警方依法采集了他的血样。正是因为这个血样,让达州市大竹县警方找到了目前在广元的他。

经多方走访调查,民警认为陈某(男,生于1984年5月8日,户籍地为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极有可能就是当年失踪的郑某。陈某目前工作生活地为广元市市中区。10月19日下午4时许,民警在广元城区的回龙河派出所协助下,采集了陈某dna的血样。25日,陈某、张某某两人的血样,经比对为“亲母子关系”。

“我的父母不是亲生的?”得知警方“找上门”后,这个在陈某心中疑惑了多年的问题,又一次冒了出来。不过,这么多年来,养父母从没提及过他的身世问题。因养父母对自己特别好,他也就多次打消了寻找答案的念头。

30年前,儿子失踪后,张某某在当地报过警。在得知公安机关近年来建立了被拐失踪儿童dna数据库时,夫妻俩曾于2000年3月7日到大竹县公安局进行了dna血样采集入库。

民警得知结果后,兴奋地将这个好消息告知了母子二人。电话那头,母子双方都激动得不知所措。

免责声明: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而当初与陈某一起上学的那位邻家姐姐已成家立业。在得知陈某回来认亲的消息后,她急切地回到老家,与陈某一起回忆当年两人上学时的情景,缠绕在她心头多年的“疙瘩”,终于解开了。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同年,陈某被拐至山东省菏泽市单县。他破碎的童年被温暖的阳光眷顾:养父是教师,养母是工人,家境不错。养父母还有一个女儿,是陈某的姐姐。姐姐和养父母一样,对他很好,一直把他当亲人。

今年10月9日,大竹县公安局民警李一平、刘斌,受领导指派前往广元市核查一位被拐失踪儿童的dna比对信息。该失踪儿童的生母张某某现住大竹县城区,其儿子郑某(生于1983年农历八月初八),于1988年农历五月初三在上学途中被人拐走失踪,而其丈夫郑某某已于2016年因病去世。

30年后,经过警方努力,陈某终于和母亲相认。今年10月29日,陈某驱车350公里前往老家大竹,离散30年的母子,终于团聚。当天下午,张某某专程带着儿子,看了当年的老屋。陈某跪在父亲坟前失声痛哭,许久不愿起身。

陈某告诉李一平,有一套盖着青瓦的老房子,始终藏在他记忆深处,多次出现在梦中。而他长大的地方,却找不到这套房子的踪影。为寻找记忆中的老房子,这些年他迷上了旅游,走了不少地方。后来,直到生母带他去看了老家的房子后,他才恍然大悟:这套房子不是梦境,是真实存在的。

距山东省菏泽市单县1200多公里的四川大竹县,陈某亲生父母在他失踪后,四处寻找无果,最终只得报警。为寻找儿子,他们卖掉了家里唯一值钱的东西——两头大肥猪,但儿子依然音信全无。

“陈某的爱人在开玩笑时,也曾向他提出过疑问。”民警李一平介绍,陈某养父身高超过1.9米,养母身高接近1.7米,但陈某的身高却不到1.7米,长相差别也较大。种种迹象的确曾让陈某产生过疑虑:我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

回家那天,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飞飞,你还认得我不?”陈某扭头一看,是一位熟悉的老婆婆。婆婆已86岁,是他的老邻居,他的乳名,婆婆依然没忘。婆婆说,陈某走路的姿态、说话的神情、笑起来的眼神,跟他爸爸一个样。华西都市报-封面新闻记者曾业

热门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