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如说关于法制国家的理念

2020-06-27 02:21

郭金龙坦言,奥运后的北京发展进入了一个新阶段,北京市的经济结构是第三产业已经占76.4%,第二产业只有22.8%,第一产业是0.8%,也就是北京的经济已经是服务业为主的经济了。“那么这样一个结构的经济,这样一个经济结构的城市,如何可持续发展?这是我们面临的首要课题。”郭金龙说,北京的这种情况全国没有,而且放到世界上,即便有一些大都市结构类似,但因国情不一、制度不同,我们北京只能借鉴、不能照搬,要坚持立足于国情、市情,走我们自己的路。

“现在大家都在谈中国梦,我也想说一句我的中国梦,做梦先得给孩子做梦的时间,我的梦想是让我们的学生和教师能够有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尤其是我们的孩子,还他们一个正常的原生态环境。”

此外,郭金龙谈到了关注度颇高的人口问题。他表示,必须正视人口、资源、环境的矛盾,要破解特大城市服务、管理的难题,要更加重视生态文明建设,不断地加强城市的精细化管理,这是一个回避不了的现实课题。“我们的国情最大的一条就是我们有13亿人口。北京作为首都,目前我们政府在快速的城市化进程中,如何实现温总理今天在报告当中提出的特大城市和大城市规模的合理控制,这对我们来讲确实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历史性课题。”

“对取得的成就是倍感自豪,应该讲作为一个中国人,这些都是自豪的。”郭金龙说。

他还认为,一方面要对于中国传统文化当中的仁义礼智信的教育做一个社会性的整体强化,同时,从构筑现代的秩序当中来加强和完善青少年的社会教育。“比如说关于法制国家的理念,在半个世纪之前,发达国家包括我国香港都已经有了《社会教育法》。在中国内地,中央政府是不是也应当考虑中国的《社会教育法》立法问题。”

会上,郭金龙用12个字来概括听完政府工作报告的感受:求真务实、鼓舞人心、受人尊敬。郭金龙说,中国跃居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经济总量从26万亿到52万亿,翻了一番。中国的经济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经超过了20%。而且我们成功地举办了以北京奥运会为代表的一系列重大国际活动,我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不断增强。

谈到教育公平问题,周其凤说,按照国家现有的办法,不可能满足所有的青年来北大上学的愿望。“但我也有一个梦想,就是让想做北大学生的人都能成为北大的学生。”周其凤说,通过科技支撑来实现全国人民共享北大,共享北大优质教育资源这样一个目标。

谈到近年以来北京市工作回顾,郭金龙表示,北京进行了以首钢搬迁为代表的大规模产业结构调整。“首钢搬迁的过程中,北京减少了800万吨钢铁产能。此外,现在北京万元gdp的能耗是0.44吨标煤。这个指标是在全国领先的,水耗是21.5立方米。五年以来我们的万元gdp能耗和水耗分别下降了25%和32%,节能减排方面取得了明显的进步。”郭金龙说。

吴代表说,小学六年在人生中只有一次,我们常说现在你努力吧,长大你就幸福了,殊不知儿童的幸福和成年人的幸福是不同的概念。“如果一个孩子连做梦的时间都没有,他怎样去实现心中的梦想?所以我想好的孩子应当是阳光的心态、健康的体魄、智慧的头脑、良好的习惯。”

欧阳淞认为,北京等大城市应该尽快制定出台北京市的居住证制度,发挥这一制度在引导、服务和管理外来人口方面的重大作用。

周其凤说,经常收到大学校长离任的审计,每次审计都有问题。但实际上审计出来后,校长本人并没有任何违规行为,没有责任,但审计报告却称,校长要对好多事情负领导责任。“我想所有校长都负有领导责任的时候,是不是也要检查我们这个审计制度设计,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难道真的是所有校长都不称职?所以,我希望审计工作能够研究一下怎样更有效。”

周其凤特别提到,每年北大要接受大大小小的审计150次左右,这对于一个学校来说负担是很重的,差不多两三天就有审计的来,时间待得长的可能是两三个月,短的也有一两天。

“学生过重的作业负担、沉重的课外作业影响了整个一代人的健康成长,这点不容忽视”。吴正宪说,之前参加教育部审查中小学的数学教材发现,真正按照国家的课程教材来实施教学,学生的负担不重,能够完成。但实际上,我们的孩子没有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大家都在喊负担重,重在哪儿?是什么原因所致?为什么会这样重?怎么去治理这个重?我们的政府应该做些什么?

昨天现场,全国人大代表、北京教育科学研究院基础教育研究中心小学数学教研室主任吴正宪的言论引起共鸣,北京市人大常委会主任杜德印认真听完吴正宪的发言后,马上现场回应,“我替孙子感谢你,我们的孩子不应从小受到这种社会教育的摧残,这个事情需要大家今后一起努力啊!”

谈到青少年的教育问题,人民大学校长陈雨露表示,“最近在全国连续发生的几件关于青少年的案件,我们一方面感觉到非常的痛心,另外一方面也引发了大家深入的思考”,陈雨露说,应当在学校教育、社会教育和家庭教育三者之间有一个整体设计,让青少年全面、健康地成长。

一连串的发问,吴正宪代表越说越激动。吴正宪认为,政府应当引导建立正确的评价机制。“一些政府官员评价学校、评价地区的教育就是分,有几个考上北大清华,分数线到什么程度”。吴正宪说,评价学校只靠分数是绝对不可以的,应当是全方位的,特别是在教书育人、培养学生成长方面我们应该建立正确的政绩观和评价机制。

新当选的全国人大代表——中共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欧阳淞抛出一组数字例证大城市人口弊病。昨天欧阳淞现场发言说,北京等特大城市的发展离不开外来人口。但是问题是近年来大量的外来人口涌入北京等特大城市。根据去年北京市统计局公布的人口统计数据,2011年北京市常住人口已达到了2018万人,与1990年的1081万人相比,增加了937万人,增加了87%。21年里,差不多增加了1990年一个北京城的人口。而从2000年到2011年的11年,增加了637万人,是前一个十年增加人口数量的两倍多。在北京市2018万人口中,外来人口达到了742万人,比2000年的256万人增加了486万人,接近两倍,10余年来北京外来人口翻一倍。外来人口的不断增加,为北京市的发展和人民生活的便利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但人口规模的扩大,对于城市的资源、环境、市政基础设施和就业、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也形成了巨大的压力。

热门新闻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