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刚刚颁布了一系列的奶业新政

2020-03-27 04:18

以惠氏为例,婴儿需求量最大的1、2段奶粉降价较少,妈妈奶粉、较大儿童配方奶粉降得多些,美素佳儿5%和明治乳业3%至7%的降价力度,被消费者认为“雷声大雨点小”。以赠送积分代替降价的合生元,更被指为是此轮降价中“最缺乏诚意”的企业。

听说洋奶粉要降价了,家住北京市朝阳区管庄远洋一方小区的章女士,7月14日一大早就来到了附近的物美超市,结果却发现自家宝宝正在喝的某国外品牌奶粉并未降价。超市的推销人员告诉她,尚未接到通知,估计还得等待一段时间才知道。

“目前普遍的降幅都在一成左右。应该说这些第一梯队价格下降必然引起连锁反应,因为他们对市场价格具有控制能力,其他第二梯队、第三梯队的价格也会随之下降,国产高端产品也会随之下降。”乳业高级分析师宋亮告诉记者,此次国家发改委首次针对奶粉行业进行反垄断调查,有助于梳理国内市场不正当竞争行为,营造公平、有序竞争的环境,为国产奶粉市场信心提升奠定基础。

尽管那款奶粉未能如愿降价,章女士还是选择了购买。“价格是高了点,但安全上更放心。没办法,国产奶粉不敢喝。”在她看来,相较于许多朋友去海外、香港抢购奶粉的疯狂,为了孩子的健康多花点钱也只能咬牙接受了。

消息传出,许多和章女士一样的消费者开始频繁出入商超,然而传说中的洋奶粉降价却远未如理想中“实惠”,甚至根本“不解渴”。

目前,国家刚刚颁布了一系列的奶业新政,如要求按药品管理办法管奶粉等举措,目的就是希望国产奶粉能够提高质量,树立市场信心。“这些政策很多地方还需要细化,目前产业观望情绪浓厚。”刚从陕西调研回来的王丁棉认为,作为一种手段,反垄断调查可用但不能常用,奶粉“反垄断”根本出路还是需要市场自身调节,国产奶粉要苦练内功,提供质量更优、价格更低的好产品。

自7月初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对合生元、美赞臣、多美滋、惠氏、雀巢等品牌洋奶粉启动价格反垄断调查以来,各乳粉企业先后公开表示降价。然而记者发现,所谓的降价,有以送积分代替降价的、有降价但不涉及主打产品的;加上生产厂家与销售渠道之间的博弈,目前终端卖场的价格并未真正降下来。

“从目前各大洋品牌公布的降价方案来看,更像是在采取‘应付式’的态度对待反垄断调查,向政府‘示好’,明显缺乏诚意。”乳业专家、中国奶业协会原常务理事王丁棉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通过积分、非主流产品降价等方式降低价格,象征意义大于实际意义。尽管反垄断调查能在一段时间内抑制洋奶粉价格集体上涨,但由于目前洋奶粉在市场上“优势明显”,很难从根本上改变洋奶粉对价格的主导优势,打破“洋垄断”的根本出路还在于提升国产奶粉的质量和提升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心。

“我曾做过计算,从2006年至2012年6年的时间,主要洋奶粉品牌加起来涨价幅度超过16%,几乎是年年涨价。他们涨价的理由,如换包装、人工成本上涨等,都很牵强。”王丁棉指出,洋奶粉涨价的方式,更有“互相配合”的嫌疑。究其根源,在于抓住了国人对国产奶粉的不信任和对洋奶粉的盲目追捧心理与行为。

数据显示,自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后,洋品牌奶粉就进入集中涨价期,3年间4次集中提价,每次提价幅度平均在10%左右。一段时间以来,国外奶粉价格大幅走低,多个洋奶粉价格仍然逆势调高一成,价格动辄是国外的三四倍。从2011年到现在,洋品牌仅仅靠提价,就能轻松从中国市场赚走100亿元人民币。

宋亮认为,虽然反垄断调查短期对价格有“降低”作用,但长期来看价格必涨。一方面,消费者短期内对洋奶粉的偏好不会改变,从今年最近关于进口奶粉的政策来看,基本会造成进口量下降,而消费需求还在上升,必然造成进口奶粉供求矛盾进一步加深,价格必然上涨;另一方面,几个企业答应维持价格几年不变实际上经不起市场冲击的。当前制约奶粉市场健康发展的最大因素就是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不信任,要破除不信任,首先要保证国产奶粉自身品质安全。

6月27日,合生元发布公告称,正在接受国家发改委的价格反垄断调查,由此,奶粉行业继白酒行业之后,接受了价格反垄断调查。随后,经国家发改委证实,合生元、雅培、多美滋、贝因美、明治、富仕兰、惠氏以及美赞臣、恒天然等品牌都在接受价格反垄断调查,原因是这些企业涉嫌“纵向垄断协议”。

7月3日,被调查洋奶粉中,惠氏率先宣布降价,降幅最低6%,最高达到20%。随后,除恒天然集团之外,雀巢、美素佳儿、多美滋、合生元、雅培、明治以及美赞臣等,都纷纷公布了自己的“降价”方案。一时间,洋奶粉“降声”一片。

热门新闻

推荐